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天下第一旅黄正诚恳求被歼消息不要发布,陈赓:我家毛先生不答应

上篇文章写了下陈赓大将的婚恋传奇,反响还行,这次我们就来感受一下陈赓真正传奇的战斗生活。陈赓是黄埔一期结业生,在国民党那边,陈赓的同学可不少。同为黄埔一期的胡宗南就是他的老同学之一。本文还是结合电视剧《陈赓大将》来介绍一下在临浮战役中,陈赓是如何给老同学胡宗南上了一课,全歼号称"天下第一旅"的国军精锐的战斗颠末。
陈赓将军在抗战胜利后,成立了"太岳纵队",下辖第10旅、第11旅、第13旅共二万余人。整天在阎锡山眼皮子底下晃悠的太岳纵队,很是把这位山西土财主给烦死了。经山西王请求和蒋老师命令,胡宗南出动整编第1师、整编第27师、整编第90师,阎锡山调动第34军准备将陈赓的太岳纵队合围在临汾至浮山一线,所以这次战役就被称为临浮战役(1946年9月22至24日)。两个黄埔一期同学就这样在山西地界睁开大战,以完成蒋校长和周主任两位老师交给的结业考试。
陈赓成功破译胡宗南亲自发明的的私语和代号。

柿子要捡软的捏,陈赓首先先共同贺龙的部队狠狠暴揍一顿晋绥军34军,打得34军满地找牙原地不动后,陈赓便开始动心思尽力办理胡宗南的精锐,天下第一军的天下第一旅。说到这个天下第一旅但是不一样平常。那但是整个部队全部美械装备,而且配备了无线电步话机,指挥相当的方便。然而胡宗南忘了一件事,陈赓但是上海特科出身,最会的就是搞谍报。这个无线电的好处是不受地点的限定,欠好的地方就是只要频率对,谁都能收到。而刚好,陈赓就会这个。电视剧《陈赓大将》中,4纵司令部通讯科。“司令员,奇袭31旅之后,我们所缴获的电台已经派上了用场”通讯科长跟陈赓报喜。“好,这些电台要用于对敌情的监控,用得好就可以使我们长上千里眼,长上顺风耳。”陈赓深知谍报对战争的重要性。“是,我们的通讯科目前已经掌握了胡宗南的总部,及其所属部队的波长、波段,根本上破译了他的密码。”通讯科长以为自己的谍报工作做得已经很不错了。“我不要根本上,你们通讯科要加紧对敌情的侦听,要把胡宗南各部的电台全部摸清楚。”陈赓以为谍报工作必须继续加强。“是!”通讯科科长拍胸保证。颠末一段时间的分析,陈赓竟然完全破译了胡宗南亲自发明的的私语和代号。
陈赓纵队通讯科成功破译胡宗南私语和代号
胡宗南坐镇运城发起“临浮战役”以图南北夹击全歼陈赓主力

陈赓黄埔一期的同学胡宗南,此时已是统兵50万的国民党军第一战区中将司令官,有西北王之称。电视剧《陈赓大将》中,胡宗南这次为了打好与陈赓的决胜之战,亲自飞抵运城司令部召开军事作战集会。“胡长官,目前形势是这样,我军北上一路势如破竹,共军主力是望风逃窜,前一段时间我军虽然吃了一些亏,但是,纵观全局,共军的实力仍远逊于我军,只要我们调整战术,仍然可以或许实现消灭共军主力的最初假想。”作战参谋向胡宗南介绍目前军事形势。“我一直苦口婆心地提示各位,你们依然掉以轻心!我们是使刀的,刀走黑,陈赓是使剑的,剑走轻,这完全是两种差别的打法。”胡宗南走到巨大的作战地图前,边敲地图边说道:“我这次来运城,带来了新的作战部署,这就是,采取新的钳形攻势,兵分两路北进,阎部南下夹击,与共军决斗,买通同蒲路,此战的目的,就是迫使陈赓的主力与我决斗。”
胡宗南山西运城司令部作战集会室


胡宗南试图南北夹击陈赓主力买通同蒲路
陈赓拍板准备砸硬核桃——天下第一旅

电视剧《陈赓大将》中,4纵司令部作战集会室。“胡宗南的整编第1军9个旅,分三个梯队全部压上,势头很猛啊,中路前锋你们知道是谁吗?”陈赓歪头看向大家。“是谁呀?”大家均好奇。“黄正诚!第1军第1师第1旅旅长,这个旅在国民党军中被称为天下第一旅,这个旅的前身是黄埔军校教导团,后改编为第1师,胡宗南曾担当第1师师长,蒋介石的次子蒋纬国曾在这个师中担当副团长,该师全部美式装备,旅长黄正诚是国民党军中唯一的一个中将旅长,这个旅是胡宗南发家的老本,被称为嫡系中的嫡系。胡宗南带着他的精锐部队,天下第一旅亲临前线,是想一下子置我军于死地呀,从目前的态势来看,胡宗南很有可能分兵两路钳击浮山,我们只有三个旅啊,两万多人,要对付十万之众的敌人,我们只能集中优势兵力打他的一路,究竟怎么打,我想听听你们的意见。”陈赓要把集会开成诸葛亮集会,让大家畅所欲言。周希汉率先放头炮:“当然是打狗日的想不到的一边,按常理,是在翼浮公路线上打鲁崇义师,但是上一次,我们在右翼吃掉了他们的第31旅,这一次鲁崇义正幸亏右翼,他们一定会加倍鉴戒,相比之下,倒是临浮公路上的第1旅,仗着他们武器装备精良,觉得我们不敢动他!”“你的意思是打他的第一旅?”陈赓眼睛放光。“是!”周希汉非常肯定。“我倒是觉得柿子应该拣软的捏。”李成芳倒觉传统先打弱敌的办法比力保险。“老捏软柿子有什么意思呀,要砸就砸个硬核桃,如果这次我们把他的天下第一旅一举拿下,就可以完全挫伤他的锐气,这回,我们就不按常理出牌,打他的第1旅,砸一个最硬的核桃!”陈赓说完把拳头砸在作战地图上。
陈赓决定砸碎天下第一旅这个硬核桃
陈赓排开砸核桃的阵势:声东击西,攻点打援,东阻西打,用一个旅挡住敌人的两个旅,再用两个旅吃掉敌人的一个旅

4纵作战集会室。“现在敌我双方都是三个旅,我们要用一个旅顶住敌人的两个旅,然后再用我们的两个旅吃掉他的第1旅,陈康!”“到!”陈赓开始按心中计谋开始举行战斗部署。“你13旅的39团和太岳军区的部队一起,在浮山以南响水河一线,占领有利地形,构筑工事,阻击打击浮山句敌人。”“是!”陈赓接着说道:“记着,只阻击两天,两天以后必须全部撤出,让开大路,让敌人占据浮山。”“让敌人占据浮山?”陈康表示不解。“对,让敌人占据浮山,然后我们再把它围住,让第1旅来驰援。”“我明白,围点打援。”陈康领命而去。“彭一坤!”“到!”彭一坤赶紧立正。“你去关照太岳区的地方武装占领介休、灵石一带,阻止阎锡山的部队南下。”“是!”彭一坤赶紧去安排任务。“周希汉。”“到!”“李成芳。”“到!”“陈康。”“到!”“你们三个主力旅,机密在临浮一线集结,注意隐蔽,一旦形势对我们有利,然后一起出击。”“是!”三位旅长异口同声。
陈赓攻点打援东阻西打作战要图
天下第一旅被陈赓攻点打援成功调出
9月22日运城司令部作战集会室。“报告,共军突然后撤,我军两个旅已经进入浮山县城。”传令官进来报告最新军事战况。“共军构筑了大量工事,只刚强地反抗了两天之后,突然后撤,放弃浮山,这里面有什么阴谋吗?”胡宗南心中嘀咕。“报告!浮山来电,在浮山三个方向发现共军主力,共军已经包围浮山。”“陈赓果然有诡计,命令黄正诚的第1旅火速支援!”果然差点上了陈赓的当,胡宗南心中不由大大松了气。
陈赓成功侦听到敌第2团已到战场塔儿山以北。“正诚,情况怎么样?”“胡长官放心,我已命第2团的王亚武率部驰援,一切正常。”“好,正诚,你要注意共军的伏兵,尤其是注意左边谁人高地。”“我们是天下第一旅,可不是阎锡山的杂牌军,谅他陈赓也怎样不了我!”黄诚暗笑胡长官多心了,陈赓压根就不敢动他的天下第一旅。4纵司令部通讯科。“高地,高地是哪儿啊?”陈赓通过窃听听到胡黄对话后陷入沉思。突然,陈赓好象想起了什么,指着地图跟彭一坤说:“高地就是塔儿山!胡宗南果然很鬼呀,他是怕我们在塔儿山设伏,敌军第1旅的第2团已经到了塔儿山以北的公路上,命令各旅派出侦查小分队,侦查出他们确切的位置。”
“敌人三个旅,我们也是三个旅,在兵力上我们不占任何优势,要的是速率和决心,我们的阵势是声东击西,攻点打援,东阻西打,用一个旅挡住敌人的两个旅,再用两个旅吃掉敌人的一个旅,要点如下:
一、将浮山西援之敌阻击在西佐岭以东;
二、尽力扑灭东援之第1旅主力。
这盘棋环环相扣,决不能出现半点不对,虽然我料定阎锡山的部队不会出来资助,但一旦有了什么意外,我们可就无兵可用了。”
“司令员,第1旅的前锋团已经通过陈堰。”“关照周希汉,放过前锋团,让李成芳在官雀把它围歼吃掉,后面的部队,让周希汉在陈堰一带把它围歼吃掉。”陈赓就等着战机的出现呢。
王亚武被围官雀村
“现在证实,第1旅第2团已经全部进入了官雀村,关照李成芳集中兵力于今天晚上发起攻击。”陈赓放下窃听耳机命令道。“是!”彭一坤领命而去。
战场官雀村 “旅座!旅座!我被陈赓包围了。”“亚武,你岑寂点儿!你肯定是陈赓吗?你现在在什么位置?”“旅座!我在官雀,我敢拿脑袋担保,浮山那边是小股部队,官雀才是陈赓主力,旅座,共军的火力非常剧烈。”王亚武有陷入绝境的感觉。“你一定不要忙乱,一定要咬住他,我最迟明天上午赶到。”黄正诚仍然镇定自若。
黄正诚支援之道被阻决定向西打开缺口
“周希汉!黄正诚已经出动了,你那边准备得怎么样了?”陈赓把窃听到的谍报及时告知周希汉。“请司令员放心,我这个土八路,绝对不会输给吃过洋饭的黄正诚!”
“报告!胡长官来电。”“胡长官!我是黄正诚!”“正诚,情况怎么样?”“遭到敌人剧烈阻击,请胡长官放心,我正在组织兵力,争取尽快突破共军的阻击,以解王亚武官雀之围!”“好!正诚,两军对决,勇者胜,我已经派飞机助阵,装甲部队很快也会到达!”“谢谢胡长官!”黄正诚转身向传令兵下令。“向西,要不惜一切代价打出一个缺口,要快!”环顾附近,黄正诚感觉战况越来越不对劲。
陈赓决定提前战场通令嘉奖防守西线的10旅30团
陈赓从窃听耳机中听到黄正诚要用坦克群从西线打开缺口,赶紧放下耳机打电话给周希汉。“周希汉吗?”“是。”“你知道负责阻击黄正诚西进的是哪个团吗?”“是第30团,他们那边压力很大,黄正诚正在尽力向西突进。”“好!我直接和他们通话。”“是!”“给我接30团。”“喂!我是啊!你是谁啊?是彭科长吗?”“你那边情况怎么样?”“敌人的攻势很猛,我们已经打退了敌人十多次冲锋了。”“伤亡情况呢?”“伤亡很大,我们还有准备队。”“好!现在敌人调来了装甲部队,试图用坦克在你们正面的位置打开一个缺口,你们有准备吗?”“请报告陈司令,人在阵地在!”30团团长显然把陈赓当成了作战科长。“彭一坤!”“到!”“传我的命令,请10旅敏捷转达纵队对30团的嘉奖,并要求其它各旅敏捷转达到各团。”“是!”彭一坤刚迈步马上又停了下来。“彭科长,为什么不去转达?”“司令员,嘉奖令但是正式文件,如果下达到部队,可就没有挽回的余地了,现在离薄暮还有四五个小时,万一30团把阵地丢了怎么办?”彭一坤让陈赓知道其中之锋利。“万一丢了,我这个嘉奖令也就成了笑柄,不外你的担心是多余的,从他们团长的沉着和镇定,我已经感觉到敌人是不可能从他们的手里夺取到阵地的。”陈赓坚信自己带出来的部队。
陈赓破例提前通令嘉奖西线10旅30团
黄正诚准备破釜沉舟强突西线以图反包围
“旅座,胡长官来电!”“胡长官!”“正诚,你那边情况怎么样?”“共军的反抗非常锋利啊。”“你一定要尽快脱离陈赓的包围圈,否则后果不堪假想,陈赓不像我们想象的那么简朴。”胡宗南开始怪起陈赓来了。“请胡长官放心,天下第一旅不会让你扫兴。”
战场官雀村 “旅座,王长官电话。”“旅座,陈赓主力已经突进官雀村,我部伤亡惨重,请火速派兵支援!”王亚绝望的声音从耳机中传出。“王亚武,你谎报军情!你碰到的是哪国的陈赓?老子碰到的才是陈赓的主力!”黄正诚以为王亚武谎报军情。“旅座,共军的攻势很剧烈,可能是总攻开始了,再不支援,就可能三军覆没。”王亚武已开始有将要成仁的感觉。
战场陈堰 “正诚!正诚!怎么不语言?”“胡长官,我军已退守陈堰,据侦察,西面的共军已无后备气力,我将亲自督战,再组织一次冲锋,一旦突破西线不但可以解浮山之围,还可以对陈赓的主力形成反包围之势。”黄正诚准备破釜沉舟放手一搏。“好!很好!我已决定对你部举行嘉奖!”胡宗南为黄正诚狠狠打气。
黄正诚不顾一切代价强突西线
西线电话不通彭科长感觉要坏菜
“要西线。”陈赓从耳机中听到黄正诚的冒死计划,感觉有点局势欠好。“是!”彭一坤赶紧拿起电话。“喂,我要西线……喂喂……喂,西线吗?喂!”彭一进步放下电话也感觉有点不妙:“电话不通,司令员,要不要从李成芳部派兵支援?”陈赓叹了口吻:“来不及了,再说李成芳部队官雀的总攻已经开始了。”
中央毛泽东要陈赓不惜一切代价全歼天下第一旅
“中央来电,要我们不惜一切代价全歼天下第一旅!”通讯科科长告急通报。“彭一坤!”“到!”“我命令你亲自赶到西线,组织兵力,无论如何也要堵住黄正诚的突围,为确保全歼黄正诚部赢得时间!”为了达成中央毛主席的战役目标,陈赓这时也做好了拚命的准备,再说不拚也没退路了。
西线三营为阻止坦克群的突围打击全部打光
“我知道你们营只是协同作战,没有重武器,不担负主攻任务,但情况危急,陈司令命令你们无论如何一定要守住!”刚赶到西线战场的彭一坤对守在那的三营代营长大声说道。“放心吧,果断执行命令!”代营长拎起驳壳枪站了起来,“把一线活着的同道集中起来!”“是!”“同道们,考验我们的时候到了,是共产党员的站出来!”代营长站在活着的同道们眼前开始部署任务,眼睛透出成仁取义的可怕光芒。“你们是第一爆破组,写过入党申请书的也都站出来!你们是第二爆破组!把手榴弹捆在一起,分头行动吧!”敌人坦克缓缓开过来了,身绑手榴弹手抱炸药包的战士们面无心情地一组接一组地鱼贯而上,阵地上一时随处响起剧烈的爆炸声……
西线三营为阻止坦克突围全部壮烈捐躯
彭科长报告西线三营全部捐躯时泪如泉涌
“彭一坤,怎么啦?”陈赓见到泪如泉涌的彭一坤不由的问道。“三营……”“三营怎么了?”陈赓心头感到不祥。“三营,在西线,三营一个营的兵力,为了阻止坦克的打击,几乎全部捐躯!我作为指挥员,应该负这个责任。”彭一坤心中很是自责。“一个营的指战员,为了整个战役的胜利,而敢于捐躯,人民是不会忘记他们的,他们的捐躯是有价值的,他们的捐躯,是源于对党的奇迹的忠诚,彭一坤,你是一个活着的好汉。”一脸沉痛的陈赓安慰彭科长。“司令员,我不是好汉,真正的好汉是那些捐躯了的战友们,他们才是真正的好汉!”“但是你想过没有,如果敌人从西线逃脱了,后果不堪假想!”陈赓心中想着都有点后怕。
彭科长泪如泉涌报告西线三营捐躯颠末
胡宗南感到已难挽危局要黄正诚退守陈堰固守待援
运城司令部作战集会室。“这个黄正诚,打了将近十个钟头了,一点都没有进步!”胡宗南对黄正诚很是绝望。“胡长官,我觉得我们并没有捕捉到陈赓的主力,可他却抓住了战机,在蚕食我们的第一旅呀!”“报告!浮山来电,我两个旅在西佐岭遭到共军刚强阻击,无法进步。”“看来,我的天下第一旅真的要栽在陈赓的手里了,马上命令黄正诚的部队敏捷后撤,退守陈堰,等待援军。”胡宗南感觉已难挽回大局了。
胡宗南感觉大局已难挽回
总攻发起,陈赓令部队24日拂晓前结束战斗
“我们顶不住了,陈赓的部队火力很猛,我进退两难哪!”黄正诚的路已越走越窄。“他妈的,陈赓从来不按牌理出牌,我已经调整部署,派出了支援部队,你无论如何也要对峙下去!”“是!”陈赓听到耳机里传出的黄正诚有点绝望的声音感到可笑。“哈哈!好啊,这个胡宗南开始骂街了,自己把仗打输了,还把责任推到我身上来,我看他在黄埔那几年算是白上了!”“喂!司令员,李旅长。”彭科长递过话筒。“成芳,是不是报告什么好消息?”“我们已将官雀村的敌人全部扑灭,敌团长王亚武在村西南被我部击毙!”“好,赶紧打扫战场,拂晓前撤离官雀,你们办理了战斗,我就有准备队了。”“告诉周希汉,拂晓前办理斗斗。”即将到来的胜利让彭科长高兴地拿起了电话。“是!明白,你转告陈司令员,让他给黄正诚准备早饭吧!”周希汉要彭科长跟陈司令转达他的必胜信心。
陈赓终于下令砸核桃
不发布被歼消息,我家毛老师不答应
战至24日朝晨,整编第1旅的第1团也被全歼。就在战斗快结束时,陈赓这时还在指挥所的监听室里,清楚听到黄正诚地向胡宗南惊呼道:“敌人已经进屋了……”话没讲完,传来一声异样的巨响,报话机的音响戛然而止。至此,临浮战役胜利结束,扑灭胡宗南整编第1师第1旅全部,重创第27旅、第167旅,旅长黄正诚也成为了陈赓的俘虏。而黄正诚带着一副眼镜,在被俘后来了一句"你们打仗不讲规矩"后,又请求陈赓不要发布天下第一旅被歼的消息,陈赓没同意,陈赓说:“这样的话,我家毛老师不答应!”(注:毛老师为如周恩来等党内同道向党外人士介绍毛泽东主席时的称呼)
陈赓:不发布消息不可,我家毛老师不答应!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