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衡宝战役我军五十万对敌二十万,为何没能全歼?

渡江战役后,国民党军胡宗南团体退守秦岭一线、白崇禧团体退守湖南一线,妄图依托险要负隅顽抗,以保住半壁江山。
大形势已很明朗,我军从质量、数目、士气上已完胜对手,解放天下只是时间问题。
负责向湖南推进的是我四野主力和二野一部,共50余万兵力,由林总全面指挥;对面敌军也很不简单,是素有“小诸葛”雅称的白崇禧,为阻挡我大军南下,集结桂系家底共20万人,构筑东起粤北、西至湘西的防线,并与广东余汉谋团体、鄂西宋希濂团体遥相呼应。


老谋深算的白崇禧当然清晰,如果硬拼,完全是将这20万人马往“火坑里送”,湖南防线只是“尽人事安天命”。实在挡不住,还可以南撤广西老巢,经海路逃跑,或是由湘入黔再经云南逃往境外。
白崇禧算计的好,怎奈意图已被我方看穿。早在衡(阳)宝(庆)(宝庆即今邵阳)战役发起两个月前,我军最高统帅已提前预判:“白崇禧本钱少且机谋多变,非到万不得已,绝不会和我军决战,由此判断白部选择的决战之地,不外乎湘南、广西、云南,而以广西大概性最大”。



后来的战局演变,完全按照这一预判睁开,不得不叹服于我军最高指挥系统的高瞻远瞩和运筹帷幄。可以说,在衡宝战役还未开打时,白崇禧部已落入我军瓮中。
为不打草惊蛇,制定的战术是“不要近距离迂回困绕,而应远距离迂回困绕,不管白崇禧怎样部署怎样折腾,总之要占据厥后方,逼其与我军决战”。如此一来,即使深谙兵法的白崇禧想避开我军锋芒,故意打些运动战、游击战,其活动空间也已被我压缩到极限。
基于此,发生在湖南境内的衡宝战役,只是敌我两边的初次“对接”。深知我军实力的白崇禧,绝不愿拼上仅存的老本,逃走才是唯一的出路。


知己知彼方能百战不殆,最高统帅的眼光格局再次令人击节赞叹。他不仅看穿白崇禧的意图,对林总的想法同样洞若观火:“想把四平吃的亏在湖南找回来,所以急于从白部的动作中找出弊端,然后一口吃掉,不过白崇禧可不是那么好对付的”。
此语令林总名顿开,这是犯了重战术而轻战略的弊端。对于本领老道的白崇禧,只能是断其退路,然后一举胜之。


林总部署如下:兵分三路,东路由二野四兵团和四野十五兵团经江西入粤,击溃余汉谋团体,然后十五兵团留守,四兵团进入广西,同西路形成对白崇禧部的侧后困绕,断绝海上通道;西路由四野十三兵团为主力,除一个军牵制鄂西宋希濂团体,其余由湘西直扑广西,断绝敌逃往云贵通路,与东路一同对白崇禧构筑钳形困绕圈,令其逃无可逃。
中路共六个军兵力,从正面于衡(阳)宝(庆)一线发起攻击,将白崇禧部逼入广西,最后东、中、西三路合围,一举歼灭白团体。
思绪非常清晰,衡宝战役的主要意图是驱敌入桂,而非是就地全歼。


疆场悍将白崇禧当然不甘心束手就缚,也在挖空心思想给我军一点颜色看看。时逢49军所部146师追击过猛,已至湘中腹地双峰县青树坪,位置突前与敌遭遇。
颠末一天鏖战,探明虚实的白崇禧,敏锐察觉到这是个机会,便急调王牌七军两个师侧后迂回,妄图吃掉我146师。
桂系七军曾在对日作战中表现甚佳,号称“钢七军”,战力不容小觑,可惜这次站到了人民的对立面。


被敌三个精锐师合围的146师苦战两天后,方被前来策应的145师援救突围。此战为四野渡江后最为惨烈一役,146师丧失八百余,前来解围的145师亦伤亡四百余。
青树坪战斗也分析,白崇禧部虽尽落下风,但仍有一战之力,极善于利用山岳地形进行突袭和埋伏。
而另一次偶发变乱,却引发另一种效果。1945年10月,我45军先头队伍135师因在行军途中,未能收到上级停止进步的命令,一直深入到敌核心腹地灵官殿地区,恰恰堵住桂系主力撤回广西的通路,成了楔入敌军背后的一颗钉子。


这一意外彻底打乱白崇禧部署,遂集中五个师对135师阵地猛攻,而接到上级阻击命令的135师,誓死不退血战数日,令敌南逃梦碎。我四野中路军趁势大举追击,将敌七军军部及两个师、48军两个师围困并歼灭于祁阳地区。整整四个精锐师啊,这令“小诸葛”肉疼不已。
衡宝战役由1949年9月13日发起,到10月13日结束,歼敌包括五个整师在内共四万余人,此中俘敌3.8万人。


比起歼敌数目,此役结果更多在于全局,既将白崇禧团体逼入广西,为日后合围全歼创造条件,且为二野扫清了由湘西进军西南的通路。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大神点评1

135师事件时间错了,不是1945年10的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 0 关注
  • 0 粉丝
  • 4918 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