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降级安置釜底抽薪,保障法能一马当先

剑客十七 三剑客

文/剑客芳 图/大唐
全国政协委员王教成在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九次会议分组审议退役军人保障法草案时指出:
“部队改革进入到政策法规改革的阶段,军官制度发生了许多变革,特别是军衔与职务并重的军官制度个改革发展的士官制度,对军人的转业退伍会有直接关联影响,必须衔接好。”

军官转业降级,这一实际问题遭到许多退役战友的吐槽。
国家夸大要让军人成为社会尊崇的职业,实际发现又存在从军人职业到另一职业转换过程中被“矮化”的问题。
所谓“矮化”,指的就是降低原有职级,按照各单位的土规定,降低一级或者两级,然后酌情规复。即便是在规复的过程中,也有可能还要到场单位的“二次PK”。如果运气不好,PK失败,那么规复时间又会推迟。
军人职业化情况下,军衔制主导。每个人的军衔成为个人身份的重要标识,相互对应。你所持有的军衔等级,联接着你所有的待遇保障,你的个人荣誉。每一级军衔的递升,难度不断加大。
越往上,越难。
试想,这样的军人,如果脱下戎衣回到地方,又面对新单位的降职降级,一方面不利于军人荣誉体系的建立,另一方面也取消了尚在服役期间的军人的积极性。出去的人得不到原有相应等级该有的待遇保障,带来的最直接后果就是影响军人转死后的第二次职业生涯发展,也对部队整体士气造成影响。
那些还在服役的军官,面对走留时,就不得不考虑与权衡随后要面对的降级安置和职务滞后等问题。
稍微有些“雄心壮志”的,怕不是还没开跑,就已经“熄火”了。
6月22日,中国人大网正式发布《中华人民共和国退役军人保障法(草案)》全文,并向社会征求意见。
截止27日,五天时间已接到13万6千多条意见。

关于草案,这里有两个初次。
一是这是新中国建立后第一部关于退役军人的全国性法律;二是该草案是初次对外公布全文
这两个初次,反映出立法背后的深层意义。在广泛吸取社会有关职员和机构意见建议的同时,树立一个光显导向,为社会气力支持国防和部队建设指明方向,发挥应有的引导性作用,同时明白“保障退役军人权益不能低于这部法律条文的规定”。
既然是保障法,那么受益的对象自然要明白,就是“退役军人“。既有过去的,也有如今的,更有未来的。
此处有几问:对于过去的退役军人,涉及他们切身利益的历史遗留问题如何解决;对于正在转身的,如何提前介入他们的编制待遇保障条款设定,明白该有的职级和待遇,不给“视单位情况而定”和“依据本单位惯例”各自处理的空间,同时明晰在待业过程中所应享受的工资标准和福利保障;对于将要转业的,能否让他们从身边人履历中获得基本的信心,作出得当自己又满身心投入的决定和努力;那些在部队曾经立功受奖的,特别是个人因此遭受了一定伤害的,能否给予应得的赔偿?
别的,对于外界普遍热议的 71条,如何做好解释工作,让适用人群明白在什么情况下、什么程度的“违反”,会受到惩处?国家层面的法典,制定内容时应更加细致和详尽,尽可能详细化、细节化,制止一笔带过地概括性总结,雷同“应该”“相关”“酌情”“适用”等模糊定义,少用一些,制止为地方有关部门在执法落实过程中带来标准上的困惑和难以把握的为难。
别的,军人们普遍关心的“房贷”“住房公积金转换”“房补”等详细条款,是否可以做一个普适性的政策宣讲,不让彼此有猜疑的可能。
这就像两口子谈恋爱。态度光显态度清晰,淘汰猜疑。究竟有那么多转爱为恨,就是始于信息不透明。


草案发布至今,我们在后台不停收到各式各样的留言,希望转达的意见不胜枚举,但都围绕退役军人切身利益展开,关系着自己的职业生涯规划、家属福利与未来家庭生活保障。



我们当然不能指望某个组织有任务为哪个个人的整个人生埋单,任何组织恐怕也都不会这样做,也不能这样做。但退役军人是国家撒向民间的“超人”,他们许多在部队服役多年,作出了许多贡献,纵然没有功劳也有苦劳。他们在和平时期大概没有履历战争的洗礼,但:
从他们参军之日起,就做好了为国牺牲的准备
国家和平,是每个国民的荣幸。但社会和公众不能因为战争没有来临就否认身处和平年代的军人的代价。
退役军人,除了一小部分有过硬专业技能的 ,可以凭借自己的专业知识背景,去钻营新的工作时机,大概还能得到一笔丰厚的远高于服役时的薪酬待遇。但是请一定要看到除此之外的大部分人,他们大多年龄大了,因为青春都奉献给了部队,奉献给了“保家卫国”的诺言;
他们大多在服役时做的是平凡的训练和工作,没有可以与社会热门职业相对抗和竞争的“一技之长”;
他们有许多人习惯于听从命令,因为从他们入伍那天开始接受的第一项训练就是“服从命令听指挥”“不折不扣落实上级要求”,他们不会发表太多的个人想法,因为早已把天职融进血液。
所以站在你面前的退役军人,可能笨嘴拙舌,可能审慎羞涩,可能不得当从事对他来说陌生范畴极富创造性和挑衅性的工作,在面对领导品评和同事质疑的时候选择缄默沉静……
但是,他们一定不会对工作推脱、怠慢,不会对同事耍心眼、对领导阳奉阴违,他们仍旧是“最可爱的人”。
只管不再年轻。
这样的退役军人,脱下戎衣如同褪去一层皮肤。要忍着痛继续上路,死后另有拖家带口的负累。纵然一口气难平,也会缄默着吞下,把所有委屈和泪水咽进肚子里,化作继续前行的气力。他们不会轻易放弃,但也会难过。
如果他们一出军营一进社会就遭到了不公正的待遇。


偶然候,我们看到个别战友的激进之举。但其实更应该看到的,是那隐藏此中的焦虑和担忧,大概正是因为害怕未来保障不力,才会发出冲动的呼唤;正是因为担心个人本领不足,才会盼望更有力的庇佑。
一位朋友跟我说,法律面前,不是应该各人平等吗?退役军人既然已经结束军人身份了,化作老百姓的平凡一人,遵守每个公民应该遵守的规定,有什么不对吗?做错了事,被处罚也是应该担当的啊。
我笑笑,你说的对。但我们更希望,通过法律保障,让全国各地对待军人有一个“统一”的标准。这也是把尊崇落到实处的最有力办法!
发稿前,一位客岁退役的战友跟我闲聊,说他们单位今年面向社会招聘的标准,单年龄一条,就严格控制在26岁以下,因为到了新岗位的职级起算是科员。当然了军转进入的上限原则上不超过35岁。
所以你得承认,年龄太大了确实对个人的后续发展不利。
从用人单位角度而言,也很好明白。你是领导,你不喜欢年轻又醒目的下属?
如果可以,我们希望有一天,这些差异能被“国家统一标准”逐渐消化。转业干部安置工作,不必依据各地各单位实际“分别操作”。如果可以,能有一个相对明白一点的“国家文件”对此进行规范、统一。让再就业的退役兄弟姐妹,不必在起跑时就“被叫停”,在追赶时“被落后”。
给他们一个公平的竞争环境。
云云,虽败无憾。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大神点评20

亳不客气地说,降级安置就是对军人付出的污染,不尊重!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宝鸡信息发布 2020-6-29 14:10:37 显示全部楼层
地方如果严格落实拥军政策,哪有今天的局面?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一边是部队官兵艰苦的条件,冲锋陷阵在前,全网致敬!一边是官兵转业拼命压榨,加薪难,被真正尊崇难。36524的在工作岗位,家属,父母,孩子陪伴缺失,多少钱能买的到?部队离婚率上升,孩子普遍缺少陪伴,成绩不佳,年迈父母得不到孝敬!谁天生是该奉献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真要讨论,要按法律来,不是这样的。所谓论功行赏,而不是平均主义。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军队不稳定有多可怕,国人想过没有!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看了你的文章,感觉你是有能力,有水平的,也了解退役战友情况。希望你多搜集信息,大力参与所谓的保障法修订。不要让保障法变成了管理法。已经退役的老兵们,遇到的伤心事,特别是转业的老兵们委屈太多了[晕]有些地方,技术七级安置二级主任科员,正团五六年的安置四级调研员,等等这些问题,怎能让老兵心情平静?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高中考军校本科理工专业,工作八年后考军校理工硕研,服役21年,中校副团转业,通过考试安排为公安系统主任科员,15年职务、工资原地踏步,现在顶头上司均为比我小十岁以上的原大专或者委培生,在全国兴起的整理档案活动中,硬生生的把我的全日制研究生给定性为在职研究生,哪有什么天理?别再给广发军人画饼充饥了,解决了我的这些问题我就信你,否则都是逗人玩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三四十岁转业出去和二十几岁的刚考入公务员系统的人一样,这能有什么出路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转业干部千万别到我们单位!!!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 0 关注
  • 0 粉丝
  • 1252 帖子